爱茉momo

让我们走成平行的两条线

青果文志:

顾西柠第一次听人说,你真心狠时,她刚好二十岁。




从一个小村庄考到了大都市,与一群花枝招展的舍友们一起飞扬青春,但西柠不是那种穿衣时尚,面容精致的女孩子,相反,她是有些特立独行的。




大学的生活,比起高中来,是天堂,离家千里,同学们大多养成了随意的性格,比如早餐不吃,不睡到最后一分钟绝不起床,比如衣服买了一件又一件,稍微过了时尚劲儿便只剩下压箱底的功效,比如她们开始散发出女人特有的魅力,开始长发飘飘,踩着七八寸高的鞋子修炼起烟视媚行。




西柠的路线却一直不变,早起,早睡,餐餐必吃,但吃得不多,有课时全心听课,无课时到图书馆里看报读小说,甚至她懒于化妆,不是到了化妆课,她一直是素颜出现。半长不短的头发扎楞着,一点也不可惜自己漆黑如墨,直顺韧性的头发。




舍友们开始打起她长发的主意了,软磨硬泡的让她留长发,西柠最终妥协。




长发留起时,舍友们感叹,人家才叫秀发飘飘呢,瞧,多直,多滑,多漂亮!西柠照了照镜子,镜中的女子长发顺滑直到肩部,眉清鼻直,齿白唇红,“小妹,明天去配副隐形眼镜吧,别戴着这幅大黑框了”,舍里老大欢快地说。




 


西柠被大家拉着到了隐形眼镜的专卖店,店主开始热情地介绍起来,并且说,现在边框眼镜都快过时了,谁家小姑娘不是戴美瞳的呢,到时候显得眼睛大大的,水水的,特别的漂亮。西柠摘下了大黑框,店家看到她的眼睛时一愣,随即摆手,你这配不了隐形的,配了也是白花钱。舍友们也愣了,这才注意到她的双眼并不正常,她的左眼斜视得很严重,大大的眼白把黑眼珠给挤到了边角去了……




西柠不见悲伤,只是礼貌地与眼镜店老板娘道谢,舍友们却都沉默了。




一行人进了一家奶茶店,老大握着西柠的手说,小妹,对不起,可是我还是想问,你怎么不去治疗呢?我听说斜视可以手术的。




西柠笑了,老大,没事的,我都习惯了,老天给我的相貌我也不打算更改了。




其余的姐妹也凑过来,小心地说,小妹,你可以去试试手术啊,起码可以改变下。要不,以后怎么处男朋友……




西柠端起了奶茶,我也去过医院了,医生说我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期,现在再做也不保证以后会不会影响另一只眼睛,花那冤枉钱干嘛?至于男朋友,若是爱我的人只凭着相貌而爱我,那又有什么可以值得珍惜的呢?




后来西柠在舍友的建议下换上了一幅水红色的框架眼镜,告别了大黑框,又因为专业需要而踩上了高跟鞋,化了淡妆,虽然不是能让人一眼惊艳的美人,但她有着天然的书卷气,也让男孩子们开始注意到她了。




 


校文学社社长董佳明在看了几次署名为“柠檬茶”的作者写的诗以后,就动用了大量的人脉在整个校园里人肉起来,最终找到了她。




董佳明说,顾西柠,我们社里缺人手,你来吧。




董佳明说,你的诗写得真漂亮,我有人脉,可以给你往报上发。




董佳明说,顾西柠,你是学生不?是学生就得听学生会的话。




董佳明说,顾西柠,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?




她抬头看他,眼中疑惑重重,你什么意思?




帅气的他一下子没了气势,镇静如她,聪慧如她,又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。于是,西柠乘了火箭般地升了副社长。




董佳明原以为,她这样有才气的女子,想追上的话会花费掉很多的力气,却不想,这样轻易的,她就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



她在成为他的女朋友之前,和他宛如谈判似的说了一席话,听了这一席话,他更加的怜惜起这个坚强的女子来,他在那一刻发誓说,西柠,我定不会负你。




顾西柠对他说,她出生在小村庄,父亲是当地的会计,母亲是小学教师。原本,母亲是城里人,一次乡下的旅游让她邂逅了父亲,并且留了下来。




 


父亲10岁时失去父母,跟着脾气不好的姑姑长大,母亲嫁过来一年后生下了西柠,姑姑的脸色很不好看,因为小村庄本有着重男轻女的传统,所以,她要求母亲再生一个。可是,母亲是城市人,城市里在实行计划生育,一个女人一生只能生一个,不论男女,而且,母亲也是村里的人民教师,是要竖立榜样的。父亲也对姑姑说,生男生女都是我的孩子,都一样疼。姑姑从此不再给母亲什么好脸色。




西柠7岁生日那天,父亲早早地起来,骑了那辆结婚时买的自行车出了门,说是到镇里去给女儿买好吃的,母亲开始给她煮鸡蛋,做面条,又炒了几个菜,小西柠快快乐乐地吃过了饭,母亲刚要去洗碗时,东院的二婶子风风火火地进院,大声喊,刘老师,你快去看看吧,顾会计出事了!




手里的碗掉到地上,母亲回过神来便奔了出去,西柠看着一群人风一般地从家门前经过,西柠追不上了,母亲的身影远去了,她只好不停地顺着路向前跑——这样就能再看到母亲了……




父亲是被抬回来的,一张草席盖住了他的身体,邻家二婶子捂住了她的眼睛,姑奶疯了一般地推搡着母亲,不停嘴地骂:要不是你,我们顾家怎么会绝了后?母亲不说话,只流泪,西柠扑过去大声哭喊着,母亲也没有看过她一眼。




乡下的消息传到城里,外公带着舅舅们过来了,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儿和外孙女,决定把她们接回城里去。在乡下,最好的交通工具是马车,姑奶边抹着泪,边和外公在说话,小柠还小,要是刘素香再嫁,可不能亏待了她。外公点头,老姐姐放心,我会照顾好她们的。姑奶又说,以前我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,都是因为长生小时候太苦了,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。外公说,老姐姐的心情我理解。那就这样吧,香和小柠跟我回城,等小柠长大了,我再送她回来见你们。




马车雇来了,母亲却呆滞着不肯走,她抓紧家门的框子,指甲都抠了进去,最后,外公示意舅舅打晕了她,才被放到了马车上。




 


顾西柠对董佳明平静地说着,如果你想要我当你女朋友,便要接受我妈妈,她因为我爸的原因,受了刺激,现在还在疗养院里。




董佳明小心地抱紧了这个在岁月里艰难成长起来的女子,发誓说,西柠,做我的女朋友吧,我保证永不负你。




西柠低了头,又说,还有一件事,我希望我们说在头里,以免以后会起争执。




佳明笑了,说,西柠,我们不要谈判了,你说什么我都听就是了。




西柠说,不,你要听完了再做决定。




佳明说,好,你说。




西柠说,我从小跟着外公外婆长大,他们是非常传统的家庭,外公告诉我在大学时不要谈恋爱以免耽误学习,所以,我们的事情不能让家里人知道,也不能发生特别亲密的关系。




佳明有些迷惑,这些事你外公也管?好吧,都听你的。




 


顾西柠成为了董佳明的女朋友以后,也没有为他改变太多自己的计划,除了吃饭逛街去图书馆时成为双人行以外,别的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


校园边的小旅馆逐渐增多时,董佳明的荷尔蒙也开始膨胀了起来,但他的种种暗示都被她巧妙地躲了过去,在他们相处半年的时候,赶上了他的生日。




这一次,董佳明不再暗示什么,他趁着几分酒劲儿,拉着她就向那一排低矮的民房走去,西柠挣了几挣没有挣开后,愤然给了他一个耳光。那个耳光如此之响,完全不像是娇柔的她打出来的,佳明的酒醒了一些,又有些迷惑地看着这个自己爱着的女子,你打我?西柠昴着头,骂他,你畜生。便跑了开去。




佳明感觉很委屈,他想,他爱她,未来必定是要娶她为妻的,可是,她清高的样子,不着痕迹的拒绝着他的近一步,是不是因为她并不爱他?听那些哥们说,女孩子爱一个人,才会奉献自己,若是不爱,就会百般的推辞,因为她们想把第一次献给真正爱的人……




想着想着,佳明便给西柠打了电话,他大声地问她,顾西柠,你爱我吗?爱我,你为什么不能给我?




西柠冷漠的表情从话筒里透了过来,董佳明,少拿你的性来污辱爱这个字,你不配。




 


又过了几天,西柠在食堂看到了被学妹挽着的佳明,不发一言就快步离开。




佳明追了上来,再次追问她,顾西柠,你到底爱不爱我?




西柠站定,董佳明学长,我们很熟吗?我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吗?




他猛然拉住她,你是不是一直都在耍我?




她说,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。哦,对了,祝你和学妹夜夜笙歌,永远性福。




 


老大拍着哭得快要背过气去的西柠,不解地问,小妹,你不爱他吗?为什么这么封建呢?两个人相爱,迟早会做的,何必为了这点事就分手呢?




西柠闷闷地说,不爱。他也不爱我,如果爱我,怎么会不尊重我?




老大无语了。又试探地问,小妹,你难道还是?




西柠点头。抬起了泪湿的脸,坚定地说,我要留给真正懂得尊重我,爱护我,娶我的那个人,董佳明只不过是以爱来掩盖他的丑恶本质罢了。




老大问,你们要不要再谈一谈,各自退一步?我和你姐夫,别说做了,就连孩子也打了,这事真的没什么的。




西柠说,不用谈了,我和他不是一道上的人,从他今天的表现上就可以断定了。老大,我去洗漱了,以后不要再提他了。




西柠分手分得干脆利落,董佳明为此找了一群人喝通宵,他问大家,我对她不好吗?为什么分手了她都不心痛?末了,他颓然地躺在沙发上,想着她那张倨傲的脸。




他不知道的是,西柠是古典的女子,这样的女子在这个动辄同居,甚至流产的社会里是那么的特殊。




西柠想,自己是个有点固执的女人,一生爱也就是一次,这一次的爱不到结果时,枝叶便只能低垂着,不要舞动。与佳明的邂逅便只能是人生的一幕电影,故事结束时,终究是各有方向,彼此之间理念不同,也就只能各自保重……




End...




作者:紫苑飞红


订阅『青果』微信号:qngoolife


下载『青果』手机客户端:http://qng.im



评论

热度(207)

  1. 爱非爱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emp.lin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